1874

光离我越来越远

暴雨裹挟着热浪袭击了这座城市。所幸是人烟稀少的滨海城市,炼金术师在炼成阻断洪水的大坝之后,剩下要担心的并不多。


擎天的哥特式教堂,白色的塔尖已在乌云笼罩中难以辨清。撑黑伞的军人,他来自雨声响彻的教堂,四周空无一人,而他面容清俊,身形周正,在这狂风暴雨的末日般的背景下,仿如堕天的神。


“钢,没想到吧,这里在三十分钟前就已经接到气候部通知,人员进行紧急疏散了。”


“暴风雨将持续多久?”


爱德华擦了擦脸上的雨水。当时他正在山脚下看人写生,忽然天上响起一声炸雷,像普罗米修斯的火炬引燃了天际,疯画家战战兢兢,扬言在画布上涌现了灵感。没等他那惊天大作完成,一场暴雨将他们淋得湿透。


“谁知道呢。”


罗伊·马斯坦朝他走近,“或许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是一次约会?”


该死的冷幽默。


爱德翻了个白眼,他要怎么跟恋人解释自己现在完全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情,只想一拳胖揍在对方那张习惯性招蜂引蝶的帅脸上,或者还可以顺带嘲讽一下他的雨天无能。


“听着,罗伊……”


马斯坦离他越来越近。


尽管在雨声中,爱德胸腔里堪比鼓声的心跳声完全不会暴露。


罗伊的蓝色军装纠缠着他的红披风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
他听见罗伊凑在他耳边这么说。


“你选的时机不太对。”他仰起脸,冲他笑了笑。


在漆黑的伞下,他们十指相扣,等待天晴。

热度 ( 18 )

© 1874 | Powered by LOFTER